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衣江带水

君住江之头,我住江之尾,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衣江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农村人,质朴,善良,耿直,不计小节,忘性大,重情,爱家爱国爱故土,珍惜一草一木,希望人人都有一个好的归宿,人人都有象我一样的素质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——读“文强临死感言”  

2010-10-25 21:08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——读“文强临死感言” - 青衣江 - 衣江带水

     我一口气把这篇“文强的临死感言”读了好几遍,差不多一字不漏背得下来,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有那么一种感觉,如果这真是文强说过的话,除了他的口气还略带匪气末改,文中透露出的信息,我直感可怕得掉冷汗。

    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反正都要死了,还有什么做不得,有什么不敢说的呢。如果一个人命都不要了,或者要不到了,我想没哪个还会有什么顾忌的,说就说呗,如果在死前还能在世上扔下一棵重磅炸弹,还能掀起狂风暴雨般的波澜,他一定会做的,这点我深信不疑。为什么?如果一个人不出名,这样做,就能达到他生前做不到的立世扬名,如果他生前出名了,他这样做,那他就会更出名,人们更容易记住这个人,管你天翻地履,他闲庭信步,在天国里看着你忙活,无疑是他一大快事。

    文强之死,固有其必死的原由。作恶多了,负了命案,杀人偿命,自古皆然。文强是不是必须死?正如他说的,他的死是他没料到的,这句话的潜台词太深沉了,没法深究,深究不得,我想他能这样说,肯定是有因缘的。背了命案,贪了千万,居然会说没料到他会死,他的背后肯定有援手,他们肯定给他作出过某些承诺,或许是事态的发展出人意外,来得太猛,这些人援而没援,或想援而不敢援。说实话,换过平头百姓,只要杀人了,他首先想到他的结局就是一个死,这是必然的,绝不会说没料到。如果说这些人在文强杀人了,还敢私底下放他一马,我就觉得文强死早了,在他背后活着的这些人才真的可怕。

     所以文强必须死。“我要是不死很多人就永远睡不着”。文强一死换来了多少人的平安与无事,多少人偷着乐哦。百姓明着乐,睡不着的人偷着乐。 “我已经想清楚了,我参与过和知道的事情太多”,“不杀我后患无穷”。文强没把话说完,看来他也有点不心甘。虽然嘴上没说,但比说了还说得更多,留给我们太多太多的回味了。

  以我看,文强贪得并不多,如果他的字画是赝品,他贪的数额算不上什么天文数字,跟历年来暴光的大贪比,他还不算老大,好象还当不了我们县的前一任县委书记。人家毕竟是直辖市,我们这儿还是个小小的偏僻的县城呢。我们这个县前几任县委书记前赴后继,统统的死了死了的,一个小县以出贪官在民间排名全省第三,全国第七,算是贪爷们帮我们县扬了名。“不管谁放在我那个位置上都会贪污那么多的钱,玩那么多的女人,甚至更多”,说得太直白了,确也是事实。不知你认真想过没有,现在的一个县委书记,一个地方的第一把手,他的权力大得真的可怕,可怕你想都不敢想,可以说,现在一个地方,除了百姓在自己的一亩二分田里干的是自己的活,哪一个部门做的干的忙的,不是围绕着他一个人在转哦!县人大的设立,原来就是监督县委和干部任免,不管人大是不是聋子的耳朵——作的摆设,毕竟它的存在,多少还可以对这些人起点震摄作用,现在连人大主席也让他兼了,最后一道虚设的围墙也给破拆掉,还有谁去对县委书记进行监督,谁还敢对他进行监督,你的帽子都他甩给你的,你都在他手下当差用,你的饭碗都是他施舍给你的,除非你不想要这一切了。所以民间都流行这种说法,当一届县委书记,一分钱不贪,光是拿什么项目奖,年终奖,过年过节的拜拜钱,他的日子就够光鲜的了,这是明拿,暗的我就不知道了。稍微好一点单位,哪年不会开列一笔给领导的拜拜钱?春节时你到剑阁的国道线上看,拉着土特产进京的车辆会阻塞了道,为什么要撤驻京办事处,现在交通通信这便宜,有什么不好办的,为什么有的地方想方设法都要留这个办事处,这些事大家都心知肚明,真的,有些事让百姓不好说得,一言难尽。所以现在有人说,凡是当过县委书记的,统统的抓了再查,绝不会有冤情,我觉得有点夸大,但愿我这样的想法是善良的。因为没制约的权力就象脱僵的野马,必然是要出事的,不出事都不行,你没办法阻止它不出事。“我文强充其量只是个公安局副局长,却能在重庆为所欲为,是谁给我为所欲为的权利呢? 我的上级都干什么去了? ”,文强这种说法并非强词夺理,有其存在的根源。

   现在有些人主张在经济领域废除死刑,我不这样认为,相反,加大死刑的处罚力度,在一定程度可能还会扼止住贪污的盛行。我为什么这样说,杀人偿命是理所当然,但一时的激性杀人,并不能代表这个人就有多么坏,他的犯罪动机并不可恶,这些人如能求得受害者家属的原谅,不死也可,因为他的犯罪指向有限,并没对公众的产生多大的显性危害。对贪官,我就要另眼相看,贪就等于杀人,贪上十万就可杀。乱世出重典,现在是盛世,并不乱,不乱就不等于不存在乱的根源。一个危重病人,花上十万,一般就可抢救可来,十万还不行,就可以不治了,回家吃点好的喝点好的,算是一种人道的安乐死。以十万为标准,杀一个贪官,就等于救活了一条生命。贪官弄走的钱,可以拿去学校用,十万的补助金,可以换回多少莘莘学子的报国心啊,可以治理多少亩沙化的土地啊,沙子一年要夺去中国好多个县,这些土地上的子民难道不需要救助吗?政府一旦放弃了他们,他们就只有等死,现在的失地农民不止千千万万吧,不少人正游走在贫困的边缘线上,他们在想什么,他们可怜巴巴望着我们的政府呢。如果在经济领域废除死刑,我敢说,整个社会只有越来越贪的,贪得再多,只要保住了这条命——有命无命是任何生物的底线呢,别说现在还没废除 ,前赴后继的贪者层出不穷,要是这道紧箍咒都取了,那决堤的洪水是没法阻挡的。有人用,“杀了我一个,幸福几代人”来形容有些贪官敢于冒险的终极目的,没了死刑,就可改成,“关了我一个,享福几代人”。更何况还没几个把牢狱坐穿过的,什么立功,什么减刑,还有我们奉为精髓的厚黑学在关键的时候可以用上派场,这一切都可为他创造走出监狱获得再自由的机会。所以死刑减不得,中国人多,见贪就杀,手软不得,百姓不会说你草芥人命的。

   依我看,治贪也要用重典,重重典。

   文强之死,死有余辜,但他死时留下的话,确实值得我们深思。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