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衣江带水

君住江之头,我住江之尾,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衣江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农村人,质朴,善良,耿直,不计小节,忘性大,重情,爱家爱国爱故土,珍惜一草一木,希望人人都有一个好的归宿,人人都有象我一样的素质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清贫的童年  

2010-10-04 21:16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哪一年出生的,至今都是迷。记得有年,大概是在读中学二年级的时候,我问过爹妈,我母亲说我出生时逢几个九,好象是69年9月9,但我父亲说不得的,是68年,至于月份他也记不清。所以我到现在都不敢算命,因为算命要报八字,哪年哪月我都没醒豁,没法算的,所以不管到哪,我都在刻意回避这个问题。这件事说起笑人,但我不怪母亲。那年月哪家的子妹都多,我是七个子妹,我排行老五,记不清也是正常的,不比现在的娃娃,都独子,出生时连分妙都记得一清二楚。初中毕业中考时,我去乡政府查了,是68年11月9号,也不管准不准,一直沿用至今,填什么报什么,都用的这个日期。我不晓得当时我父亲为什么不在我出生时用粉笔在墙上划个记号,农村人都有这个习惯,不管是生娃娃还是家里添了猪仔、牛犊,都是这么记事的,没粉笔就用木炭,要管很多年。

我出生的年月正是国家闹穷的时候。59年的洪水老人还记忆犹新,63年的细粮关,他们还挂在嘴上,津津乐道。还好,我没经历过,没资格谈这些,反正那时还有知青在我们生产队,好象就一个吧,姓刘,高高个个的,清瘦,多象有文化的。他是哪一年离开我们生产队的,我记不清了。知青的日子也不好过,有一年,生产队有个半大的猪死了,队长都叫人拖到河边准备丢河里,他窜掇起我哥,还有玉得,宋春洪几个,硬是天黑把那死猪拖了回来,开肠破肚,又烧又煮的,他们几个年轻人吃不完,我哥哥半夜把我叫起来,实实在在开了顿洋晕。那年头的日子真的是苦,虽说我没吃过野菜、白善泥,但我吃过红萝卜饭,红苕颗颗饭。这些东西现在当粗粮吃,可以改善中国餐桌上的营养结构,但那时我们顿顿吃,吃得我们一端起碗,两个眼睛死盯着镇子里数得清的白米饭,哪怕是一个饭团,能盛进自己碗里,心里都要偷着乐。我五六岁的时候,妹妹还小得很,一直吃不饱,有天把玉米颗颗饭让她吃,她那个哭啊,在地上打滚,我看着也哭了,泪眼婆婆的央求母亲出去赊了一小碗白米饭回来,我妹妹才破涕为笑,那一顿她吃得好欢,吃得我跟弟弟好羡慕。

那年月的日子真的难过,不晓得的人还以为我在这儿装穷。因为我子妹多,每一年生产队年终决算,我家都是倒差户。一个工也就一角多,一年下来,哪家都分不到好几个钱,一百元以上就算好的。我家每年都要倒补几十元,要不是我哥哥,姐姐没日没夜的辛苦,加上我家的那条牛帮着挣工分,我家的日子还不晓得怎么过呢。所以,在母亲的心目中,哥哥姐姐一定要照顾好,要让她们的身体好,家里有肉有蛋都要让他们先吃起来,做这些的时候,我母亲多半选择晚上我们睡了,或早上还没起床的时候 ,不然被我们看到了,我们是要吵着吃的。我家的后院子里常种着一片沙参,是种补品,炖肉吃,是最补人的,只要能弄到肉,母亲都要用它炖肉,全家吃。

现在想起来,我一点也不怪我母亲。母亲是爱我们的。那时挂在她嘴上的也是最让她揪心的,就是怕我哥、我姐的身子受不了,他们是家里的顶梁柱呢,垮不得。寒冬腊月,我哥一大早要下地操田。翻冬水田呢,齐膝深的水,跟冰水一样,牛踩上去,肚子都要拖到水。哪一年我哥哥的手脚不冻列哦,多帅气的一个小伙子,伸出来的一双手,尽是老茧和冰口,哪个看了都心疼。我有个表爷,专管金釜堰抽水站,常在我家走行,他爱披一件中山装,上下都有包,上衣包上常别着一支钢笔,在我们心目中,他最吃得开,我妈常托他在屠宰场帮弄些肉回来,他最心疼我哥。

我现在都没搞得懂,那些年,整个生产队,哪家哪户哪天哪月不是忙忙碌碌的,怎么一年到头,做来连肚子都吃不饱!!田里的谷子有时都黄掉勾了,生产队也没安排人收,玉米都在杆上生发芽了还没人去辦,小春和秋收,非要开个什么全生产队的会,要作动员,然后才是轰轰烈烈的下地干活。我记得有家姓张的,专门挑谷子回晒场,半途上把一挑谷子挑进自家楼上了,傍晚逗数时,老是不合适,就少了这一挑,第二天被个姓罗的检举揭发出来了,挨惨了,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天天弄来批斗,耳光挨了不少。

那个时候的人懵吗,不懵。他们也晓得河里的鱼多得很,一脚踩下去都要踩到鱼,山上的野果多吗,多,可吃的东西多得很。我记得最明显的是,有年生产队补晒垫,我们娃儿没事,坐在晒垫上听宋老辈讲故事。他说,以前他们逮鱼啥子都不用,洪水过了,直接用手刨开垮下来的泥巴,有时一堆泥巴里要刨出一烧箕鱼,吃都吃不完,还用来喂猪。怎么不用这些来补充补充生活呢?是没时间。平时生产队的活路安排得紧巴巴的,只要是男女全劳,一天到黑都没得个歇气的时候,下雨天要安排室里的活,出太阳要做外面的活,冬天要挖花生,要结算,要开会,打屁都没走风的间歇。

好在那时我家有片柑桔林,帮了我家的大忙。桔子黄了的时候,一家人都舍不得吃,要吃,也只摘树荫脚的,顶上的个大,颜色红的,我们从来不去摘,留来卖。一斤桔子一两分,后来涨到一两角,还可以呢,卖桔子的钱够我几子妹读书了。土地下户的时候,那片桔子林被分了些出去,为这事我妈找过生产队,但最后还是不行,硬是让了三分之一出来给了别家,到现在我还记得当时分我家土地的这个人,太可恶了,因为他跟我父亲有过节,算世仇吧。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,现在回家碰到,我还是表老爷表老爷的叫,没什么的,我家人有个最大的特点,就是不记仇,跟地方上的人处得融洽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