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衣江带水

君住江之头,我住江之尾,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衣江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农村人,质朴,善良,耿直,不计小节,忘性大,重情,爱家爱国爱故土,珍惜一草一木,希望人人都有一个好的归宿,人人都有象我一样的素质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清贫的童年  

2010-10-05 18:50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现在仔细想,那年头的日子真的是苦,在大人的眼里,心上可能有一种隐隐的痛,但在我们小娃娃的眼里,好象还没把它当回事。为什么呢,普天下都一个样,没哪家是富得流油的,所以整个村子、生产队的人也安于贫道.。尽管穷,穷得有些人家在青黄不接的时候揭不开锅,但盗贼很少,没怎么听说哪家被偷被抢的。社会次序比现在好多了。所有人的心态都在一个水平线上,没有人去挖苦心思去改变这种现状,因为一没时间,二是如有露头的,容易招来八方的非议,说不定还要挨整。我们村有田有地,一年到头都有忙不完的活,尤其是种烟——土烟,更是把我们那方的人缠死完,一有闲暇就晒烟,裹烟,卖烟。烟草是我们这个地方的大宗产品,每年还要上交国家,余下的才可以拿到街上卖。我都到洪雅城里卖过,我学抽烟就是那个时候学会的。农村人抽土烟,大都是些老烟枪。他来买时,一定要先裹上一支来尝,卖烟人一般要做示范,要给人家看燃着的烟灰是如何如何的眩白,是如何如何的熬火,反正想办法要把他打动,由于卖的人多,卖掉的人少,有时一天不开张,原封不动背回来的时候多。如果卖得好,回家的时候一定是要街上买点卤肉,或给家里人扯几截衣料回来。只要我母亲上街卖烟,我几子妹是最有盼头的,那天不管做啥子活,放牛也好,割草也好,心情一天都是激动的。所以我母亲不管怎样,想法都要把烟卖点出去,价格低点,她也不太计较,她不想我们失望,真的。

现在进趟洪雅,太方便了。那个时候不行,过三宝渡口还要赶车,一毛一分的车费,好多人都舍不得出,走路的时候多。再说全天也就一趟车,挤得很,跟塞鸭子一样,满车都是人的汗味。往年赶洪雅,我们一般走到杨场,都要在那两棵大黄桷树下歇一下脚,返回来时也一样,到洪雅20里,这儿刚好一半,只要坐下来了,大家的农门阵拉长了摆,那劲仗让人一看就是赶远路的人。那两棵黄桷树,我们的印象太深了,在我老家一眼就望得着,黑雾雾的,完全是把撑天的大伞,只要是走路进城,它就是路标。只可惜让那些烧香拜佛的老婆婆们,每年的初一十五,在它脚下烧得大烟呯呯的,树心都给勲干了,十多年前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轰然倒下了,先是临公路的一棵,后来那棵,也不知怎的,也倒了,可能是同根生,亦有可能是夫妻树,百年的恩爱,此时它也随着前者随风飘逝。在农村,这些神树构筑的风景,以及它身上载荷的几百年来的传说,让我们对它竖然起敬,愈加怀念。

如果遇到洪水,三宝渡口没法过的时候,我们那儿的人就走山路。那个山路悬啊,一身泥一身湿的,至少要走两个多小时。过雪角沱时路最窄,一定要小心又小心,掉下去了不是闹着玩的,也合该你背死。它现在填埋起来作了城东电站的尾渠,听老人说,这个沱的水深八片腊蔑都落不到底,一旦掉下去,一个多星期人都浮不起来,过去有人在沱里炸过鱼,雷管爆了,水里泡都不冒一个,炸死的鱼也要等好几天才捞得着,有人在这里看到过菠箕一样大的乌龟,又有人说在这换看到过水怪。打这儿过,看到水绿绿阴森森的,真的有点吓人。往往越小心,越容易出事,这儿每年都要淹死一两个人,算是祭沱吧。过了雪角沱就要开始翻峨蜂包,峨峰包上高耸着洪雅著名的修方塔,现在己是县级文物了,那时没有好多人去睹它。马克思说过,再好的风景,对贫穷的百姓来说都算不了什么,对我们这些赶山路的人,修文塔就象进城路上的一棵树那样平常。我读高中时去爬过一回,那是个深冬,我穿了双极不合脚的皮鞋,跟我一个同村的同学,爬上去时我捡了块瓦片,在上面划了一笔,某某某年某月到此一游。进城工作后,我带着一家人故地重游,专门找了我刻画的那几个字,没找着,有点失落感。这条路再悬,有一点,我们那儿的人是无法绕过的,说来真的悲仓。那就是赶小牛儿进城卖,非走这条路不可。不是还有渡口吗?要让小牛儿上船,本身就是件难事,如果这东西在河中间不规矩,那就太危险了,两害取其轻,尽管山路再难,还是得走。那年月,牛是绝对的生产资料,不比现在,喂牛都是和来杀来吃的,哪家牛病不能下田太医要来看,在山上掉下岩摔着了,公社必来人,必须有这个过程,验明正身后才可允许宰杀。牛是不允许轻易处理的。你家的牛,你只有喂养权,用它来帮你挣工分。生了小牛犊,喂个一年半载,要经生产队许可,你才能卖,而且生产队要派人跟着一起去,派去的人算一天的工分,卖的牛款生产队要得一半。一条牛卖一两百,落到自家手里也算一大笔收入了,所以那时,哪家有牛,哪家都给当宝一样看护着。庄稼收了,象玉米壳,谷草都要先按牛的头数先分出一大半,然后才考虑没牛的人家。仅仅这点,有牛的人家在别人眼里,真还有优越感。要是哪家的牛不小心坠岩摔死摔伤了或遇到牛打架打出事来,全队的人那几天就跟过年一样,杀牛,分肉,煮牛骨头,煮好的熟牛肉也按人均分配,过不几天,一张硕大的牛皮经硝过后就会张挂在公棚的墙上,老远都闻得到一股臭味。这个时节的小孩子,尽是满坝的跑,满地的欢,把丢了不用的牛肠子用棍子挑着吓女孩子,或者偷偷放到老鼠的洞口,看着里面的老鼠扯得肠子一动一动的,觉得好耍极了。

清贫的日子清贫过,故乡的人没有太多的苦啊累啊的报怨,更没有人性张扬的念头。苦也过,甜也过,面朝黄土就是一辈子。比起现在物欲横流,人格诡异的现代人,我更怀念那时的日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