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衣江带水

君住江之头,我住江之尾,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衣江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农村人,质朴,善良,耿直,不计小节,忘性大,重情,爱家爱国爱故土,珍惜一草一木,希望人人都有一个好的归宿,人人都有象我一样的素质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清贫的童年  

2010-10-05 22:04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的童年就象一坛窖藏的酒,细细的品,它透着的醇香让我陶醉。

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。尽管穷,也穷得开心自在。有人说现在的孩子真的幸福,有吃有穿、有人疼、有人爱,生活好比天堂。但我不这样认为,在某种程度上,现在的孩子是可怜可悲的。他们的童年操控在大人,学校的手上,他们的经历太少,吃过的苦太少,受过的难太少。从开始有思维的时候,家庭和社会都在帮他制定学习和人生的规划,在一条指定的航线上,孩子们背负着与其实际年龄不相符的沉重的书包,艰难跋涉在众目睽睽之下,没有抗争,没有选择,你能说这样的孩子是幸福的吗?所谓的幸福,是我们大人的定义,我们推心置腹问问自己的孩子,他幸福吗?我想最有权利说自己幸不幸福的,还是孩子,不是我们大人。在现今这个人性张放的社会,与其说是为了孩子将来有所出息,有所成就,倒不如说是我们的家长,还有这个社会,想借助于孩子这群弱小的载体,表达我们成名扬姓,光宗耀祖的使命。从这个层面解读这个社会,到处都充塞着虚伪和急功近利的思潮,没多少人能实实在在体味我们孩子的感受。

我是8岁才读的书。7岁到学校报过名,家里要我留下来照看妹妹,所以迟了一年。小学就学语文,数学。我也不知道怎么学的,别人就是学不过我,年年班上第一。说句良心话,我真没怎么用功,别人耍时我照样耍,别人没耍时我一样耍。就因为学习好,班主任每次看我的眼光,我都觉得很慈祥,不可恨。有个同学姓宋,被老师罚来站起他还不听,直到姆指粗的教鞭在他脑壳上拷得呯呯响,他仍不服软,下课时我帮他数过,三个包,都带血色了。这人同学命不好,长大偷东西被抓了。

我是76年开始上的学,这一年我记得最深刻。毛主席死了。当时下了几天雨,我家的大院子里都积满了水,大人们正在理烟,天气沉闷而黑暗,突然屋檐脚的广播响了,接着就是播音员沉重悲哀的声音。那一刻,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放下了手中的活路,一切显得静寂极了,只有几只鸡踩在水里滴答滴答的听得清清楚楚,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悲伤的神情,仿佛时间凝固,大地在呜咽。我赶紧跑回家去,父亲正在炒菜,我说,“伯伯,毛主席死了”,他一下楞神,一秒钟的时间。他举起手中的铲子,照直在我面前胡乱挥舞,“不准乱说”。是啊,在那时那地,哪个也不愿意听到全中国人的救星逝世的消息,不愿意想象中国没了毛主席,这个国家会怎么样。当时,主席的逝世,就跟天塌了,地陷了是一样的概念。你完全可以想象,当听到他老人家不幸的消息,百姓尽悲,山川尽咽是个多么宏大感人的场景。但我那时还小,才开始起蒙呢,在学校的追悼会上,前排张玉福的凳子压着我的脚了,我掀了他一把,马上被沈老师一把揪到黑板底下,我想分辩,他重重的从鼻腔里哼了一声,我就吓得不敢出声了,乖乖的跟他站在一起。第一天上学就竖了这个典型,真把我气得,我发誓一辈子不理张玉福。我们队所有的小娃娃划分两派的时候,我也和他没在一派。有啥子好吃的,好看的娃娃书,从不给他看。长大成人后,他老婆得了风湿心脏,回去碰到问他怎样了,他来一句,“进脏(藏)”了,笑死了全生产队的人。

真的,在我的记忆之中,我没刻意去追求过给别人做榜样的念头,什么学不学习的,从来没感到过压力。这个压力,学校没给过,家里也没给过,自己也没给自己定过目标,一切都顺其自然,老师布置的作业,我想方设法按时做完。那时的农村娃儿,学习还不是主要的,帮家里放牛,扯猪割草才是正事。只有把一天之中的家务事做完,剩下的时间才是你学习做作业的时间。这跟现在对孩子的管教完全是相反的。那些年,孩子帮家里做事,就跟一群蚂蚁出外觅食是一样的,都出自本能,完全自愿,没有谁强迫你。我看牛时,常把书带在身上,骑在牛背上,一个儿埋头读,牛也听话,从不偷吃路边的庄稼。一家9口人的饭,我蒸好后,就在灶脚支起凳子,边烧火边学习。那些年头就是这样过来的。成绩的好,让我赢得了不少同学的羡慕,不少大人都拿我来教育他的孩子。小学时,我们很喜欢玩柁螺,都是自己砍木头削的,山上的棕叶子让我们辦烂完了,有个姓钟的女同学专门给我找棕芯,她家是山上的,有一大片山林,棕榈树不少,她时常背着她爹妈给我辦,连王老师叫我帮他找的马鞭,我也叫她帮我弄。她很听我的话。晕,有时她面对面说跟在一起的时候,脸上还红起红起的,我晓都不晓得是啥子意思。换过是现在,有哪个女生对我这么好,小学我都可能恋爱了。

从小学到初中,我几乎没逃过学,也没迟到过。有两次例外。一次是一个中午,我把带去的午饭在路上弄倒了,中午没吃的,我就学别人的样,在筷子上划开一个缝,绑上三个针,到石庙渡河里扎鱼虾,扎着扎着把上课时间给忘了,长那么大,我一个虾子都没吃过,真想弄几个来尝尝。看到整个河边,一个人都没得了,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不去学校了,沿着河边一路向上扎,到家的时候,我居然扎了有十来个。那家伙不好扎,那些年河水清澈见底,辦开一个石头,偶尔有一两个,对准了扎下去,明明是扎着了的,它一棱子又跑得无影无踪,这样折腾来折腾去,有十来个也算不错了。半路上,我算计着,家里9口人,一人一个,多出的一个归我吃。回到家里,哥哥姐姐干活还没收工,我发燃火,在锅里倒了点清油,烧开就一下子把鱼虾抛进锅里,只听'"卟"的一声,倒进锅里的鱼虾全身变得通红。我感到好奇怪哦,这还是我头一回见到鱼虾要变色。炸好鱼虾后,我扯了张作业本把它们包好,揣进裤包里,然后背上背兜去割草。在爬上山的路上,我先吃了我的两个,想啊想,我实在拒绝不了它们的诱惑,我又把留给哥哥,姐姐的几个吃了,包里就剩下弟弟妹妹各一个。回到家里的时候,我把他俩招来我身边,象个天大的密秘样分给他们,一个一个吃得津津有味。

第二次逃学是我帮隔壁的孃孃搬嫁妆。那时要吃回肉真不容易,她是我亲戚,所以那天她结婚时我理所当然的就留下来了。我跟她弟弟一起抬着一个床头柜,在经过我们学校的时候,由于他跟我都在一个班上,我们抬着柜子跑得飞快,生怕学校有人看到我们了。那天我真的吃了个饱,专挑白肉,红烧肉吃,吃得在回来的路上肚子还痛呢。我跟她弟弟一路走,一路放着新娘子进门时没放燃的火炮,弹人家的莲花百,弹牛屎,弹萝卜,耍惨了,耍得忘乎所以,第二天一早到教室就被仁兴华老师揪住,也没乍个处理我们,就罚我们多扫一天的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