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衣江带水

君住江之头,我住江之尾,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衣江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农村人,质朴,善良,耿直,不计小节,忘性大,重情,爱家爱国爱故土,珍惜一草一木,希望人人都有一个好的归宿,人人都有象我一样的素质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清贫的童年(五)  

2010-10-09 23:51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小的时候,我总觉得没把馒头包子吃够过,家里收点麦子回来,除了上交国家就所剩无几了。母亲姐姐最爱给我们炕麦粑吃,她们在灶上做,炕好一个我们吃一个,还管不倒我们吃,经常炕完就吃完。尽管炕出的麦粑多铁的,拿在手上,还是能闻到它发出的淡淡的麦香,吃起来一点也不亚于现在的肉包子。好在那时还有碎米子粑,过去只要是打米回来,风桶风过,就有一层碎米,母亲就在磨子上推细炕给我们吃。碎米粑最香了,有天我妈妈赶场,我跟弟弟,姐姐一起在家炕这东西吃,弟弟贪心,吃了一个还要藏一个,我们悄悄跟进去,看到他把粑藏米坛了,等他不注意,我们偷出来给他转移了个地方,被他发现,拿了根棍子跟在我们屁股后头追,害得我跟二姐跑一根田坎又一根田坎的,要不是母亲回来看到,还不晓得他的气要哪个时候才消得了。

农村最苦的活莫过于收麦子。收麦天正是大战红五月的季节,太阳又大,先要割下来摆在地里晒,然后打捆背回来,大多数麦种都有针刺,做得一天下来,身上硬是痒得很,非洗澡不可。最苦最苦的还在屋里,全靠手工,一把一把的用手摔,弄得一脸全是灰尘,吐出的啖全是黑乎乎的,城里人哪经历过种场景哦,根本不晓得农民的苦处,还嫌八五粉粗了,非要吃七二粉。摔得两个小时下来,我们就跟煤炭工人一样,只看得到两个眼睛圈圈是白的,完全变成了黑娃。现在好多农民都不种麦了,原来喜欢种麦的,都改种油菜去了。就因为那时太想吃面食,我读初中那三年,想法都要背着家里人偷点米出去,偷米出去做什么?换馒头花圈包子呢。有时上课都想吃,想尽办法都要埋下头偷偷咬上一两口。可能有人会不相信我说的,的的确确是如此。有时我一口气会吃上三个二两一个的馒头,你该不会信吧。换过是现在,我一根油条都吃不了,两个包子我都嫌多。我记得上高中一年级的时候,第二节课下来做广播体操,趁还没上课,看到食堂卖包子,那时我戴了眼镜,蒸包子的笼子一打开,我的眼镜全雾了,一点都看不清,好歹伸出手去乱抓,抓了两个,钱都没给就走了,卖包子的人也没看见,想起都发笑。我记得最清楚,那时大米才三角三一斤,猪肉才六角六。一份回锅肉才三毛。只要想吃,一样嫌贵。

当然,我也不主张过这样清贫的日子,有吃有穿,哪个人都想。但那时的现实就是这样。土地下户的那一年。我们村才点上电灯,以前用的都是煤油灯,几子妹凑一赶灯,晕黄的灯光下,看对方的面孔都不怎么清楚,加之那时住的都是木板房,后面拖个矛草屋,灶脚一生起火来,烟子满屋子钻,呛得人受不了。即使点上电灯了,都是清一色的白炽灯,十五瓦的,隔远看,跟亮火虫一样。我现在都没搞明白,那时的近视眼根本没现在多,这会儿什么灯都有,什么节能灯,吸顶灯,无影灯,那会儿人的体质普遍强现在人好多倍哦。看来物质条件的改善,并不意味着人的体质就能随之改善,关键还在于人的心态。我读初中那年,父亲回来了,他回来的第一决定,就是让我住校,他亲自把我送到学校,给当时的校长交待,要好好关照我,着实让我感激。我家离学校有五里路,走一趟要半个小时,全是截土路。父亲对我的学习没过多的关心,也没过多的的干涉,动不动就讲,响鼓不及重锤,如果不专心,家里有的是田等着我去做,专心了,就做得人上人,天天住城里,天天坐办公室。这些质朴的道理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子里,时时提醒着我,对我的影响十分深刻。父爱就是粗犷,话语不多,点中要害。

第一晚住校,让我太兴奋太激动了,我一晚都没睡着,十几个学生睡连天铺,屋子简陋得不能再简了,窗子是用报纸糊起来的,这一个洞那一个腔的,雾气吹进来,铺盖水浸浸的,冰凉。这一切我都不在乎,只觉得一切都新鲜,我在操场上来来回回走了不下十趟,一会儿摸摸电杆,一会儿又跑到沙坑耍耍沙子,看一些小虫蛾子围着电灯飞来飞去,感觉周身有使不完的劲,完全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,出尽了洋相。不要笑我,一个穷人的孩子第一一次走出家门,第一次离开爸爸妈妈,想装镇静都装不出来。

学校是乡村中学,来这里读书的都是穷人家的孩子,只有级个别的居民娃儿,一般的孩子都羡慕我们住校生,而我们呢,羡慕有着吃皇粮的街上人。那时有个姓贾的女生,她爸是公社供销社的主任,她没在学校住,跟她爸住在街上,看着她每天抱一叠书走进校门,摞整整齐齐的,书又干净,心里就觉得她好漂亮好漂亮。她的一挪一步,一笑一颦,我都视若貌若天仙,觉得此女只应天上有。我从来没这样专注过一个女孩子,真的,那时只当她是我心中的圣物,心中的偶像。后来,她居然成了我远房侄儿的媳妇,真的不可思义。

跟我坐一排的同学,姓伍,一身脏兮兮的,只要坐下来,我就闻得着他身上散发出一股汗臭味,多浓的,天天如此。一起学习那么久,好象就没看到他换过一件衣服,一身的蓝布,洗得发白,连线子都看不出来。他家住在大林村,走学校有10多里,一天来回接近三个小时,遇到冬天,不带火把就是电筒,一个茶盅瓷都快跳完了,经常在上学的路上把一盅饭吃得没剩几个。看着他够可怜的,我常常把我的饭送些给他,有时还把吃不完的回锅肉让给他。人好莫过于常怀同情心,但这家伙有时仗着人高马大,经常欺负我,有次他把家里的蜂蜜装了一小竹筒,送给我,儿时的伙伴就这样,没有永恒的仇,只有割舍不断的情。毕业后,他怎么样了,我就不晓得了,但愿他还活得好。

初中毕业那阵,我最想的就是考上中师中专。我自我感觉可能有点难,因为那时要是考上中师中专,就等于脱了农皮,吃上皇粮了,那是一件多么光宗耀祖的体面事啊。结果那一届有三个同学考上中师,三个同学考上洪中,其中一个就是我。还是挺不错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